“单一窗口”可恰到 好处补充政府作为

  “我们想通过在上海推进‘单一窗口’试点建设,向全国推广和复制‘一个形式、一个模式、一个平台和一个机制’。”时任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、现海关总署党组成员、办公厅主任,国家口岸 管 理 办 公 室 主 任 张 广 志 在2014 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描述了“单一窗口”的情形。
 
  作为上海自贸区形成的可复制推广的经验之一,“单一窗口”近几年的建设可用“如火如荼”来形容:在百度新闻搜索里键入“单一窗口”,显示出 39900多条相关信息,地区不仅涉及上海、广东等东部沿海地区,还包括甘肃、四川、湖北等中西部省区……
 
  “‘单一窗口’属于国际贸易便利化实现的一个重要方式。推广‘单一窗口’主要是为企业,特别是中小企业和个人,提供最便利的通关、退税等一系列服务。”对外经贸大学教授、国际商务研究中心主任、APEC 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王健对《中国贸易报》记者介绍道,“特别是,外贸是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主要引擎,中国想在贸易便利化方面有所作为,就要推广‘单一窗口’。”
 
  “‘单一窗口’对企业的进出口有很大的帮助。有了统一规范化的信息及标准化模式,我们企业便可以准确把握要点,有助于提高企业的工作效率,也免去了繁琐的操作步骤,同时也方便了政府部门的管理,简化了工作步骤。”一家进出口企业报关员张莉莉说道。据媒体报道,现在企业通过“单一窗口”货物申报系统进行“一次申报”,申报作业时间由 1 天压缩到半小时;依托平台实行关检“一次查验、一次开箱”,查验作业时间由 2 天降低到 1 天;通过船舶申报系统,实现“一单四报”,将船舶申报时间由2天压缩到2小时;应用“单一窗口”船舶离港办理系统,实行电子联网核放,办理时间从 1天压缩到以秒计……数字比形容词更能说明“单一窗口”的效率之高。
 
  形势一片大好,但不等于不存在问题。在王健看来,中国跟发达国家在“单一窗口”建设方面差异大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技术,而是来自于以下两个方面:一是我国的贸易监管手续繁琐,需要区分贸易主体、贸易方式,给“单一窗口”推广带来困难。二是多头监管,多样合规,多部门利益牵扯其中,协调起来比较困难。
 
  “‘单一窗口’在跨境电商领域发挥的作用更大。跨境电商 使 用 电 子 化 方 式 来 进 行 交易,应该说是最方便实现‘单一窗口’的形式。”王健说,但是做跨境电商的“单一窗口”需要防止其中出现重复建设的情况,“继续按传统贸易监管方式去做的思路是落后的,需要区分贸易方式、贸易主体进行监管,这不仅是浪费公共资源,也给企业带来不便。”
 
  王健介绍道,目前存在的一些外贸综合服务企业,实际上就是在用私营企业的经营方式来推动“单一窗口”建设。“‘单一窗口’的最大意义在于能否给企业带来真正的方便。政府做的再多,也是政府内部的信息整合,这属于政府必须做的事,对于企业来讲,能不能感受到‘单一窗口’的方便是另一回事。在中国目前贸易监管十分复杂的情况下,政府推广‘单一窗口’有一定困难。因此,才会出现外贸综合服务平台或者外贸综合服务企业,从私营部门来推进‘单一窗口’建设的现象。这是对政府作为恰到好处的补充。”
 
  此外,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,一些进出口企业人员还是不知道“单一窗口”为何物,也有受访者将“外贸一站式服务大 厅 ”与“ 单 一 窗 口 ”混 为 一谈。对此,张莉莉表示,“‘单一窗口’在京津冀和沿海地区知晓度比较高,但在内陆地区的推广和宣传还需要加大力度,无论是对监管部门还是企业,都要进行宣讲和培训。”
 澳门银河赌场 金沙赌场 澳门威尼斯人赌场 新葡京赌场 银河赌场 网上赌博 博彩网址 澳门博彩公司 百家乐注册 澳门百家乐论坛